七零艺术网
 
 
当前位置:艺术家首页 >> 以我驭物 用心造境

以我驭物 用心造境

————杨怀武艺术的启示

2007-06-21 18:25:02  文字大小:【】【】【
传统山水画在一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既完美又严格的程式规范。首先,它与具体的题材内容、表现手法有关;其次,它又与特定的宇宙观、时空观、审美观有关。因此,传统山水画家从学习再到创作所走过的艺术之路完全不同于西方艺术家。著名英国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曾经就这一点有过非常精辟的看法,他说道:“中国艺术家不到户外去面对母题画速写,他们竟至用一种参悟和内心专注的奇怪方式学习艺术。这样,不是去研究自然,而是通过研究名家的作品,首先学会‘怎样画松树’,‘怎样画山石’,‘怎样画云彩’。只有在全面掌握这种技巧以后,他们才会游历和凝视自然之美,以便体会山水的意境。他们回家以后,就尝试重新体现那些意境,把他们的松树、山石和云彩的形象组织起来,跟诗人把散步时心中涌现的形象贯穿起来采用的方式十分相象。那些中国大师的雄心是掌握运笔挥墨的功夫,使得自己能够趁着灵感的兴之所至,写下他们观察到的景象。”(1) 从中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外国的艺术史家,贡布里希不仅十分了解传统山水画的作画特点,也十分了解学习传统山水画的过程与方法。
    不过,近代以来,因受西方美术学院教育的巨大影响,中国年青人学习山水画的过程与方式已发生了很大变化,那就是十分强调写生在创作中的作用。近代有名的山水画艺术家,如李可染、关山月、黎雄才等人都在这一追求下,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们一方面努力继承传统山水画的精华,另一方面又努力将西方式的写生因素带入创作中,从而使新中国的山水画创作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并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毫无疑问,艺术家杨怀武的山水画创作,就根植在这样的新文化传统中。虽然他一再向我强调,他从不写生,更多是在自然中观看、体会,然后再凭记忆与图片进行创作,但他的作品足以证明,他所受到的教育,具体地说,他长期经历的写生训练,使他用记忆的方式作画也好,用借鉴图片的方式作画也好,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将写生式的观察方法带入了创作。这样做的好处是,他能轻易地突破传统的束缚,进而从个人的角度去直抒对自然的感怀;缺点是如果过分追求西方式的写生模式??包括对素描法、透视法等等的借用,并大肆追求对自然景物的精微表现时,容易使笔墨表现与意境表现都受到伤害。所以,江洲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曾经敏锐地指出:“中西合璧使国画在20世纪遭遇到几乎是毁灭性的发展过程,国画因此失去了许多宝贵的优秀成分,其中的教训,在新世纪初需要反思。”他还说道:“国画的发展是解决程式与现实的关系,而不是因为这种关系的存在,而取消基本的赖以生存的程式。国画没有了程式,也就没有了国画。”(2) 我很同意他的看法,因为传统山水画的艺术表现程式不仅体现了特殊的审美假定性,也形成了一套特殊的表现原则与逻辑。只有很好地加以训练,并达到精确的地步,才有可能继承与发展。李可染先生生前多次谈到要花很大的功夫打入传统是很有见地的。当然,传统山水画的表现程式也有着一定的局限性,如时代印痕与人为因素等等,但不可否认,它同时具有很大的可塑性与发展性。故一个当代山水画家要在重组再创传统艺术程式与西方作画方式的过程中,一是要想办法将两者融为一体,二是要将共性化的表现提炼为个性化的表现,进而使一切可变因素得到充分的发展,以适应新时代的需要。
    正是从以上看法出发,我高度肯定杨怀武先生的山水画创作,并认为他的艺术之路是非常值得同道认真研究的。从杨怀武先生的创作年表中,我们可以得知,杨怀武在浙美读书时是学画水墨人物的,在吴山明等大师的指导下,曾受过严格、系统的学院训练,也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和过硬的造型能力。这种优长使他对传统有着很深入的理解。大学毕业后,因受河北太行山的召唤,他最后转而进行山水画创作。杨怀武的可取之处是,第一,由于他坚信“笔墨精神是中国山水画发展的灵魂”,(3) 所以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始终注重在传统的基础上,探寻自己的笔墨表现方式;第二,由于他希望用作品真诚表达自己对太行山的理解,他在借用西方式写生式的观察模式时,既大胆摆脱了照片似的“反映”现实场景的拘泥,也用笔墨有效转换了素描法与透视法等因素,这是非常不简单的。按他自己的说法,这就使他终于找到了“与传统和旁人不同的视觉观念及视觉的关注点,也就有了与之相应的审美、语言及表现方法。”(4)
    我完全同意冀少峰的看法,即杨怀武的“这批水墨山水给人们的总体印象是较以前更加松动,洒脱,且富于率性。它鲜有传统山水的卧游图景和山林意象式的庄禅精神,亦无文人山水的小情小趣,同时也到处弥漫着的是朴溯迷离的景致,恬然超逸的心灵,自由奔放的情怀及与大自然冥合为一的意境。从中彰显了怀武‘以我驭物,用心造境’的情感体验和精神追求,洋溢着一股热爱生活、生命,热爱自然的浪漫激情。”(5) 在这里,我要特别指出一点,即杨怀武在借用西方写生式观察方法时,也很好注重了太行山的地貌特征,于是,这就使他的山水画带有明显的地方语言特色。冀少峰先生说得很对:“这些山水景观绝对出自于真实的现实,有些甚至直接可以找到其原形,但它们又绝对与现实中的景观保持着一种距离。画面中的各种符号的有机组合成了他有效传达个人心境的真实记录,这些符号更多地带有一种隐喻象征和抽象性,因而它们之间的随意排列就造成了一种比写实之蕴含的更不确立,更神秘的境界。”(6) 因此我觉得,对于要么完全重复传统而不注重生活的人,对于要么完全用西方式写生取代传统的人,杨怀武的创作都是可资借鉴的。
    2006年7月16日于深圳美术馆

注:
(1)《中国美术的特色》载《外国学者论中国画》22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86年9月版。
(2)载《文艺报》2000年5月11日第4版。
(3)、(4)《我的风景山水画创作随想》,载《荣华资讯》,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5)、(6)《寻找艺术的真谛》,冀少峰,载《艺术界》2003年第六期。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