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当前位置:艺术家首页 >> 读徐加存的画

读徐加存的画

2007-12-11 16:33:58  文字大小:【】【】【

认识加存是在几年前夏日的拉萨城,加存当时住在布达拉宫下围墙内高矮不齐的藏式民居区内,我去找与加存同住的画画朋友,结果朋友不在,加存和妻子王金峰把我让进屋,一进屋就看到他俩的油画、国画,于是很自然的聊起来,彼此认识了。之后每年经过拉萨都会与他二人碰面,每次见到他们的画作都有变化,显然在不断思考不断尝试,有自己的想法,这让我很喜欢。

加存和金峰是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同学,毕业后一起远赴高原援教,之前俩人从来没到过西藏,来到后自然面临全新的生活状态,包括新环境下的绘画表达。地域的迁移必然导致情感表达的转换,更何况来到的是具深遂高原文化的雪域。这里是宗教意味深重的信民福地,一千四百

余年的佛教发展道路曲曲折折却愈加根深地固。如今恐怕很难再找到类似这样有如此广泛信民聚集此地,为信仰而乐此不疲的活着,积极而乐观,置贫穷困苦不顾,以信仰为荣修行为业,虔诚备至纯粹洒脱。这与内地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格格不入且具强烈反差,对于这一反差或这种生存形式作怎样的理解或作多大程度上的理解则表现出各人心智。仅从这一角度来看加存是聪明的。加存的聪明在于不急于张显个性,对所表达的语言不作夸张强调而是平静表述。这也符合他一贯作法,生活中的加存直率而犟强,性子慢,语速也缓,说话从不大声。在绘画上思考多于动手,不是常常在画。画到不满意的画就停笔不画了,等有想法了再说,所以常常是画画停停,停停画画,然却逐渐溶入至更多的自己想法,有意思起来。画西藏体载的组画就是在这样状态下完成的。

印象中加存最早画过一组水墨人物特写,都是整张藏族半身像,用笔泼辣线条随意,粗犷厚重的人物身上满挂饰物富有人情及宗教意味,平静的面部表情无疑是其内心对精神及物质生活的从容理解和坦然接受。后来这组人物画再未见加存画过,但在我记忆中这是加存对表述对象的一次好的探索和尝试,特别是他到西藏后的画风转形走出了有意义的一步。

加存很少把己的画拿给别人看,因为很显然那些画是画给自己的,是内心欲望表达的私人空间,况且加存在拉萨几乎不和同行接触,只顾着学校教学和居家生活两头,空余时间在家看书画画,小日子过得安静踏实,自得其乐。其实拉萨的艺术圈还是很热闹,从内地来的和本地的画家不少,常常在画廊交流聚会,及时互通各种信息。如今拉萨早就是著名的旅游城市,这里的画很多被卖到世界各地,有人因此而生活宽裕许多起来,这种诱惑显然颇具杀伤力,扰乱着一些画家们的脆弱心理。而加存总想着聚集一些各时期不同尝试的画作以后回内地开办展览或出画集,所以不太关注拉萨的艺术圈,只忙于自己的事,然却恰恰因此而安静下来想自己的问题,画自己的画,少了许多干扰。于是也有了平常心去野外走走,转转寺庙感觉僧家日常生活。一组院寺组画写生稿就是加存这种很平常的心态下画的。西藏寺院较特殊,一座寺院往往是几百年从小到大逐一扩建过程的结果,院墙用石头依山而建,不遵循固有模式,以至参差不齐绝不对称,看似随意,却整体和谐,较难构图入画,容易产生凌乱感、繁复感。加存前后去了著名的色拉寺、哲蚌寺等寺院实地写生,对其描述的成功之处在于其心态的轻松。看其画作布局随意,而用笔肯定,整体大气而不张扬。院寺墙体的厚重与僧侣身影的灵动形成视觉反差,而同时又和谐一体。画者的心态放松自如,事先应该未做过多的刻意准备,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也是加存一贯的。这组写生稿我只见到数张,想来应是加存仅作为思考之余的调整或尝试吧,其中却透露出加存对绘画语言的理解和主张,以及对绘画叙述走向的思考。

今年再见到加存的画意竟是一组佛教组画,很有意思。画中对表述对象作超现实描述,无论山水、树木或人物一概描绘的单纯简约,点到即止,不作多余修饰,随意点画间竟显露出一派古意来,其中不难看出西藏先民早期壁画及早期唐卡绘画形式对加存的影响或者是加存有意识吸取高原早期地域绘画手法用于现代表达,所画佛教人物思想与绘画手法同具简洁纯粹,主张显明,以最短途径表达画意本身,不使两者相累,此为聪明者所为,这是加存对绘画的理解,使我对画中读到的加存加深了印象,并且知道以后还会有新的作品从他的画室拿出来,对此加存和我都是乐观的。

如今,布达拉宫下的民房已拆迁,加存也搬离了那里,从前已尽数成为过去,生活还在继续,加存的思考和画笔也在继续......。 

                                                       李逸之       2004年9月客新疆叶城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