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有感于杭城的两个画展
在平凡中平静地叙事——谈任...
展览的“温度”与《展记》
马琳:美术馆的展览机制与公...
王满个展:“洪荒”
张肇达:绘者的本我之问
阅尽沧桑之后的一种呈现:从...
王璜生梁克刚访谈印刷版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无声的图像,满溢的语言”...

推荐评论

更多

有感于杭城的两个画展
在平凡中平静地叙事——谈任...
展览的“温度”与《展记》
马琳:美术馆的展览机制与公...
王满个展:“洪荒”
张肇达:绘者的本我之问
阅尽沧桑之后的一种呈现:从...
王璜生梁克刚访谈印刷版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无声的图像,满溢的语言”...

热点评论

更多

有感于杭城的两个画展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展览评论 >>

2017-12-26 11:13:15  作者:蒋跃  来源: 美术报  文字大小:【】【】【

  12月的杭州,寒气袭人。但在南山路的浙江美术馆和宋城旁全山石艺术中心的展厅里却人气鼎沸,一派热气腾腾。因为有两个美术大展正在举行,分别是:中国潘天寿画展和俄罗斯莫伊谢延科画展。观展的人群并非都是美术圈内人士,许多是普通市民,让我很有些感慨。

  潘天寿画展是继去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后移师杭州的又一次大亮相,虽然他的作品我多次看到过,但展厅正中悬挂出巨大尺幅的作品依然让我怦然心动。潘天寿是当代中国四大家之一,对于他的学术成就和历史地位,早有定论,无须赘言。我觉得用他的三方闲章就完全可以概括:强其骨、一味霸悍和不雕。强其骨——强调的是以强劲的线条构建起钢筋铁骨般的画面结构。而潘天寿在线条上独特的造诣,大家有目共睹。当他出访日本时,友人送他一枝山马笔,试用后觉得胜于中国狼毫笔,但他仍觉得不能够画出其力感,于是干脆用指墨作画。指头画虽早已有之,但能够像潘天寿这样作如此大幅作品者几乎没有。我以为他线条最高成就非他的指墨不可,这些作品力能扛鼎,如锥划沙、虫蚀木,一扫古人一波三折的软弱之病。一味霸悍——指的是作品明朗振作的形式效果。他善于运用几何形构筑画面,黑白灰层次分明,方方的巨石,险气画中生,大虚大实,大疏大密,善于破险,节奏韵律自在运筹帷幄之中。在造型语言上虽然吸收了八大、石涛、昌硕等人的一些特点,但更为霸悍。不雕——流露出的是画面高尚的审美意境,不事雕琢,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保持大气和天趣。

  再看莫伊谢延科,他是我非常尊敬的俄罗斯画家。全山石先生这次花大气力将其代表作引进集中展出,多年前我访问俄国时,专程去许多美术博物馆观摩他的作品,但没有能够看到如此之全。多年以来,莫伊谢延科对中国人影响之深的作品记忆是挥抹不去的。他充满着革命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情怀,创作出一幅又一幅以战争为题材的历史画。无论是他笔下的红军战士还是英雄姐妹,都充满着积极向上、刚毅乐观的性格和感人至深的形象特征。他的画面黑白分明,色彩强烈,造型富有个性,技法丰富。尤其是他上个世纪60-70年代,以平面化的方式构筑画面,大块面的方笔造型,用笔干脆利落,将写实性与装饰性熔于一炉,具有浅浮雕式的空间架构。令我感动的是,他的作品有很强的画面设计意识,这次展览中展出了许多他的创作小草图,清楚地反映出他的整个构思、构图和制作过程。他熟谙人体解剖和色彩语言,尤其善于对画面节奏感的把握和细节的精到处理,画风爽朗、明快,与同时代的西方画家拉开了距离。

  尽管两位同时代的画家一个出自中国,一个出自俄罗斯,代表着东西方文明下取得的不同艺术成果,但细细品来,他们两个许多共性让人回味。

  一、他们都有很强的时代精神。尽管他们使用的绘画形式语言在材质上有所不同,但他们的作品都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潘天寿深入到雁荡山,找到了符合自己内心审美追求的母题。创作出一批《雁荡山花》《霊岩间一角》等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以花鸟画的样式反映出欣欣向荣的强烈时代气息。莫伊谢延科二战期间投笔从戎,作为骑兵参加无数次战斗。战争的苦难促成了其刚毅的性格,他塑造出的人物形象非常有生活气息,可谓入木三分。比如《红军来了》,不禁让我们想起保尔柯察金的形象;《母亲们,姐妹们》中妈妈的形象更是苏联时期饱经风霜一代母亲的形象。尽管题材和手法不同,但他们的作品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们所处时代的精神面貌。

  二、他们都建立了自己个人鲜明的绘画面貌。潘天寿以“线条”造型,构图独特,与他人拉开了明显的距离;莫伊谢年科以“块面”建构,色彩上善于用深沉与鲜明色对比,在油画领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从表面上看,他们因为所使用的材料和表现形式,带给人们完全不同的视觉感受。但如果从绘画形式语言的本体分析,则不难看出,他们本身建造了属于自己“有意味的形式”——笔法都极为奔放,彩也好,墨也罢,都达到了借景抒情(物)的艺术感染力,最终实现了精神表现的目的。

  三、他们的作品都非常擅长于画面的设计。只要我们稍加留意潘天寿的《红莲》和莫伊谢延科的《红樱桃》等众多作品后,我们不难发现,他们两人同样是在利用点、线、面的元素状物造型。借用马蒂斯的话说:“画家运用这种艺术,以某种手法把许多组成要素按他的处理安排起来,借以表现他的情感。”他们的作品在画面结构上以方圆、横斜、竖直等线的分割、交叉、穿插,具有很强的画面构成、经营等意识。

  四、他们的作品都很强调写意精神。潘天寿不用多说,在画法上不事雕琢,点线面、色形体,以写心中意气为目的。尽管莫伊谢延科是俄罗斯人,但作品传递出的气韵生动也是显而易见的。他们都强调画面无声音乐的节奏效果:喧闹中不失优雅,强烈中没有媚俗。通过画面上形与形之间的联系、色与色之间的衔接,点线面之间的互相作用,传递出作者独特的艺术见解和形式造诣。

  五、他们都有创新精神并开拓出新的审美样式。其作品在各自的领域创造出新的图式个性,赋予更大的包容性和涵盖性,体现出强烈的绘画美感。艺术的本质要求我们不断求新、求异。每个出类拔萃的画家都有很好的基本功,都有很好的艺术悟性,都有敏感的形式心理。潘天寿与莫伊谢延科他们在创作心态上,总是处于亢奋状态,总是不断寻找新的养料,在与旧有的成见对抗和分离中运作,寻求新的统一、新的面貌、新的风格。

  因此,这两个画展带给我强烈的感受是:优秀的文化到了高级阶段都是相通的,作为形象性的绘画语言更不需要有人为其作翻译,也都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

  向两位取得非凡成就的画家致敬!

  (作者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